2009.01.27 事关小周
昨天凌晨看的兰花豹,今天半夜看了九转丹砂

大概一年以前在因为某种原因去晋江论坛的某板块翻贴,有个有关作者自曝马甲的帖子,大概是楼主提议回帖的如果是作者,自己写一段能体现自己作品风格的东西作证明。
于是看到了很多在我心目中熟悉或者不熟悉的名字。群里很多朋友是较为资深耽美界人士,喜欢阅读并且热衷创作,因此无论如何在以前曾经被朋友推荐去看过据说是某同志撰写的同志文学的我,勉强还算对此见惯不惊——虽然之后她推荐的另外一些东西我完全没有兴致去碰。因为从本质上来说我只是一个喜欢看好文章的读者,而不是所谓的耽美爱好者,对于大男人之间那种非常的感情说实话虽然不排斥但也不推崇。
继续说回那个帖子,其中某楼有个ID很奇怪,叫小周123,写的那段文字也很奇怪。不管是那个叫做花九或者严小周的人名也好,读者激动的反应和回复也好,或者说对于一个庸俗的名字笔下居然是那种虐心的文字感觉不同也好,自然而然地有些好奇。
然后跑去百度,十大酷刑

一个用烂的名字,文章开头主角严小周对于刑法的描述类似武则天时期某个酷吏,一笑,觉得不过如此,继续看,用一句很烂市的话,渐渐心惊。十大酷刑并不是个很长的故事,其中有着俗套的情节不算复杂的人物关系。
好些耽美作品被戏称为平胸,大约就是虚在把其中一位,或曰受方的单人旁换作女字旁,文章照样通顺流畅,不会让观众产生任何,甚至于,会更加适合。而十大酷刑典型不同,虽然不至于像小文正传那种文章似是来自同是基男作者的字字血泪,然而并没有忽略男性身份的本质。女人也许可以委身一个自认为强大可靠能作为下半辈子港湾的丈夫,然后安安心心地为自己的小家筹谋,就这么一生都在男人背后就不算什么。可是男人不一样,不论对方到底是谁,先是强行占有自己,给自己安上一份接受起来颇为困难的爱情,以及无视同是男性所具有的尊严让自己屈居其下,应该说,其身下,这对于他们来说不论出于怎样的理由,都是一种侮辱。
粗俗一点的话说就是女人可以在下面,但是怎么让男人心甘情愿地在下面,的确是个有难度的活路。严小周到底是从何时开始,扭曲得只有通过改进出更残酷的刑法才能得到快感,我们并不知道。但是我们知道他会负手悲愤吟出一阕《贺新郎》:“少年自负凌云笔,到而今、春华落尽,满怀萧瑟。”空有满腹才华,本来预备仕途上大展身手,相助国家社稷,现在不过是个被斥为阴损小人的低级小吏。

怪就怪他眉间一点朱砂,色若春花。
这到底是朱砂痣还是血迹——朱炎明爱的是那张脸那个身体还是那个人。到底是天子,什么都要攫取到手中紧紧攥住才叫好,看到后来觉得朱炎明这人可笑得要死:口口声声质问严小周成天心术不正像个鬼一样,净研究那些残酷的事物,自己难道就不想想到底是谁把七年前报复人只会画乌龟的少年郎逼到了这份上?
没了相好又没了江山,该。

至于兰花豹九转丹砂,前者看着还是觉得不错,路家声这个人给人感觉颇好,虽然我在起点女频上看,满篇的框框和**,大脑解码实在有点困难,另外对于缅甸的描写感觉的确跟朋友所言切合,的确非常生动,估计以后提到缅甸也会想起兰花豹里的那些环境。不过对于本作的题目实在有点犯糊涂,麻烦知道的朋友指点一二。至于九转丹砂,题目倒是好理解了,最后结局的那里还是有点晕菜,究竟是倦了呢,还是本来就是一个迷魂局?实在是有点不通透。另外,这文里的花挽月,虽然不是个典型,但也算是半个炮灰女主角了,看着的确心里有点堵。

罢了,总归这类变态的玩意比较适合我看。
其实比起明晓溪鼻翼镶钻石耳朵里嵌蓝宝石,我觉得小周还算很正常的作者吧?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pterocarpus.blog126.fc2blog.us/tb.php/12-c2220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