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17 曾几何时
文/白野威(《levelup 游戏城寨》 2008.9)

他今天又被父亲从街机厅里揪出来了,拎着耳朵当街一脚,直接给踹翻在地。他完全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父亲站到他身后,而当他发现的时候已经听到了父亲的怒吼。

这是一家新开的游戏厅。原本他和同学们都以为这地方够隐秘,所以下课后揣着因为上次那家被班主任和家长联手值班的游戏厅无法去所存下来的两块零花钱,一放学就跑来换币打游戏。这里的游戏币五毛两个,他找机房老板换了币之后喜滋滋地揣着八个中西币,刚等到空机器玩了不到一局,就被逮了现行。
他愣愣地瘫坐在地上,口袋里剩下没投的几个币因为撞击滚了两三个出来,他下意识地想埋头去拣,父亲却把它们踢得很远。
“回家!” 他知道父亲生气不是没理由的,不管班主任也好,报纸电视也好,都说这是电子海洛因,对自己学习有百害而无一利,这些东西是老生常谈,不用任何人教,多听几遍自然明白。可是游戏厅里的游戏又实在太有意思,以至于自己不论醒着睡着走着坐着一个人还是一群人的时候都会惦记着这一关怎么打那一关怎么过……

其实父亲打他那几下并不算疼,他拍拍灰起身跟着父亲准备往家里走,抬头看到机房老板那双含着复杂眼神的眼睛,是怜悯同情还是自责自省,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没有自己,他的机房照样有成群成队的客户光顾,开着门是要做生意的,不是搞德育的,作为一个机房老板,他没有这义务。

他跑了两步,追上父亲,对他说,“爸爸,我不去了,您别生气行么?”

期末考试终于结束了,成绩也领到手里。比起半期考试还算不错,名次好歹上升了点,因为自觉性高没有再去游戏厅,班主任还特别表扬了他这种悬崖勒马苦海回头的典范。他在老师发言的时候偷偷瞄了坐在旁边的双亲一眼,父母表情总算好看了一些,他也终于舒了一口气。

暑假某一天的晚饭之后,不知道怎么父亲特别高兴,他开了家里存的酒,喝了两三杯,满面红光,拉着儿子坐到自己身边,眉开眼笑:“儿子,这次家长会真给爸爸长脸,爸爸真高兴,真的。”他嘿嘿地陪着傻笑,“爸爸高兴,我也高兴。”“我知道你们这个岁数的男孩儿都喜欢玩,玩得要多疯有多疯,这是天性,我知道。我儿子还有点小男子汉的样子,言出必行,啊。我跟我车间里的同事说了,他们有小孩也跟以前你一样,结果没有哪个像我儿子这么懂事,都是屡教不改老去老去,还学会偷家里的钱了!”“是吗?”母亲在一边搭话。“是啊,看我儿子多懂事,现在不是放暑假么,来来来,爸爸这个月正好工作干得好,这个什么小霸王学习机你就拿去玩吧,作业做完了你怎么玩我都不管你。去吧去吧。”

他当时不知道小霸王学习机不过是任天堂红白机的山寨版本,他当时不知道他借的买的卡带会堆满整个大抽屉之后又会被自己送掉卖掉,当然更加不会知道最后这台已经被自己用得按键不灵的小霸王学习机会在角落里沉寂,让灰尘覆盖直到几乎所有人都忘记它的存在。

他只知道自己在母亲帮着拿出崭新的小霸王时自己很高兴,虽然他知道父亲会说你小孩子家懂个屁的爱,但他还是很想模仿小时候看的港台电影录像带扑到父亲身上大叫爸爸我爱你。

魂斗罗、冒险岛、超级玛丽、吃豆人、街霸、坦克大战、敲砖块、马戏团……他最初的两张卡上,一张是魂斗罗,另外一张是后面这几个游戏。那个暑假他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地做好每天该做作业,然后玩上一个小时。有的时候出去和同学踢球,和同样有小霸王同时玩同一个游戏的人眉飞色舞地谈论某某游戏,知道他家里有个游戏机的人多了起来,有的时候说得兴起,直接成群结队地趁家长不在往他家浩浩荡荡地杀过去打开电视接上游戏机开打。

后来几个游戏打腻味了,他和几个玩得熟的同学就四处找新的游戏卡,什么一百合一,两百合一之类的。有的时候没游戏机过来蹭玩的人就会自发地拿自己弄来的新卡来他家,所谓没机出卡,渐渐的他用来放卡的空抽屉满了起来,有的时候又借一些出去,有的时候又拿一些回来。直到中学之后他去了离家比较远的地方住校才发现,现在的游戏厅有了新的机器,叫做PS,和小学时候一样,只是这些游戏厅的老板一般是按时计费,一小时两元,游戏选择比以前的游戏厅多了不少,而且就画面来看也好过自己家里的小霸王。再到后来又有了电脑游戏厅,又有了网游,接着出了PS2和随之而来更加铺天盖地的游戏。

这些东西他找游戏厅老板了解过价格,知道不可能出现小学时候那种好事。好在自己离家住得远,父母也没什么机会过来过问他的课外活动,他就省着自己的生活费去游戏厅里。后来逐渐和老板混熟了,自己攒了点过年长辈给的压岁钱偷偷买了个二手PS2回家,寒暑假趁着父母不在家接着电视开打,看到时间快到父母下班了又把PS2收起来。有的时候时间快到了还找不到存档点也只有咬咬牙关掉等下次重新再打……

十多年过去了,他自己也成了当父亲的人,有了一大堆主机之后都让它们在角落里吃灰。一是工作太忙回家就想一头栽倒睡觉,二是自己可以自由安排时间的时候反而没有当初那种打机的热情。

他苦笑着看着自己刚刚上小学的儿子突然除了对那堆主机有兴趣,开口正想说两句教育的话:“爸爸……觉得……”虎头虎脑的儿子抬起头望着他,他摇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pterocarpus.blog126.fc2blog.us/tb.php/6-76765c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