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白野威(《levelup 游戏城寨》2008.3)

有一句不知出处却援引甚广的话,话的大意说艺术永远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

的确,一切人为产物都不是乌托邦,也不是海市蜃楼。即便是海市蜃楼,也总要有所凭据——包括用一己之力构建出一个宏大幻想世界的名作银河英雄传说也无法逃脱这个定势——姑且不谈游戏是否为艺术,但其本身源于生活的特性却是不容置疑的。

而现在的民俗概念被认为是民间自发创造、使用并传承的生活文化,总体来说分为物质民俗、社会民俗、精神民俗、语言民俗四项。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个民俗,也是要从人类发展史上的千百年来说开去的。莫说远了,且拿咱们耳熟能详的国内民俗开刀。

江湖夜雨十年灯,儿女情长几人闻。存于我国最早具有传奇色彩的这么一个环境,就是所谓的江湖。何谓江湖?卧虎藏龙里有发哥饰演的李君慕白曾一袭月白长衣负手道来:有人心之处,便是江湖。

可见这是个泛指,也就是瞎说。
总之在我们如今看到的话本小说评书传记里,那些飞檐走壁、行侠仗义、身负不世武功的侠客们所活跃的地方,那就是江湖。江湖此地,不比他处,对于什么权势政要,几乎是不以为意甚至嗤之以鼻,常常是几个不安定分子聚在一起搞个什么联盟啊什么会啊什么帮之类的,琢磨着怎么去行刺个贪官污吏暴君之流,好还天下百姓一个平安盛世。与手无寸铁或者缚鸡之力的平民百姓老弱妇孺,以及受封建思想余毒侵害颇深、信奉儒家“天地君亲师”思想而唯圣上马首是瞻的文人士大夫们不同,至少看上去,伦理道义的枷锁貌似在他们这些江湖侠客的身上禁锢并没有如此之深。因此而有了武侠文化,有了我们津津乐道的古龙金庸梁羽生还珠楼主,有了一群捧书夜读第二天顶着熊猫眼走路撞电线杆上课打瞌睡被老师或者被上司训斥的学生和上班族……再到后来,他们长大了,开始寻求自己心目中的世界,于是有一个台湾的年轻人做出了一个在华人游戏界屹立不倒的传奇,一个PC游戏,一个就算没有玩过也应该听说过的一个游戏。

它的名字叫做仙剑奇侠传。

在这个具有堪比里程碑意义的游戏里,无处不见民俗民风痕迹。从最初的与其貌不扬却酒量惊人,离酒就走不动路的酒剑仙相遇开始,就是一连串的民风大展。

先是为了相依为民的婶婶上仙岛寻仙药,苗人头领给出提示之前先吟了句汉诗,曰:“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诗是出自汉·韩婴《韩诗外传》,说这句话的皋鱼这个人周游列国去寻师访友,故此很少留在家里侍奉父母。岂料父母相继去世,皋鱼惊觉从此不能再尽孝道,深悔父母在世时未能好好侍床,现在已追悔莫及。以这样的诗句来提点李逍遥,无非说明汉人传统文化中一个至孝之理,也就是所谓的“百善孝为先”。接着在仙灵岛上演了一场天女羽衣,至于这个故事,倒好象是个舶来品,最初是来源于日本民间传说,游戏作者将这样的典故活用,倒也贴合剧情。再到后面,酒剑仙夜半授徒,来去匆匆,颇合了道家仪态,也是武侠小说中惯用的男主角洪福齐天(或云狗屎运极佳,出门撞车)总是会得遇名师的套路。

在苏州城外遇到的刁蛮千金,竟然是进城后的比武招亲擂台对象,在这里又不得不提一提这个比武招亲。在我国的古代礼法之中,婚嫁可谓人生大事,基本上是可一而不可再,所以我们经常可以看到电视剧里有人一脸严肃地敬告:“婚姻大事,岂能由着性子胡来?”说的就是这个。往往古代正经人家结婚是需要三书六聘,更有人目光高瞻远瞩,早在儿女在襁褓之时或者还在怀胎十月之时就已经定下了“若均为男儿,则为兄弟;若均为女儿,则为金兰;若是一龙一凤,则两家结秦晋之好”的盟约。这个比武招亲,是给女儿定终身大事,一般人是不敢或者不屑的。平常百姓,生怕惹到了破皮无赖土豪劣绅;官宦世家,极端厌恶这些粗野之事。结果呢,那就只有我们这些豪情热血的江湖儿女敢为了。我们所知道的比较出名的比武招亲桥段大约也就是那么几个,姑且以知名度比较高的射雕英雄传为例。何谓比武招亲?其实说来简单,这短短四个字,包含了江湖儿女的豪情壮志、不拘小节,比武,就是片里常演的“请兄台画下道来”“点到为止”“承让承让”“你丫怎么打脸”这个比武;招亲,就是招门亲事。亲事这个就不用再啰嗦了,就是给自己找门女婿,还往往是倒插门的。当然射雕此等神物中的招亲女子并非凡品,前来打擂的更是听了那名衔来头就足以令人虎躯一震……当然,结局终究是悲剧的。于是仙剑也沿袭了这一点,

接着是主角一行来到了扬州城。这扬州城是什么去处?太白兄曾诗曰:烟花三月下扬州。小杜也曾诗曰:十年一觉扬州梦。这就是个放浪形骸的繁华无比烟花之地啊。自然这地方有妓院,有美人,而且还是个人妻,不止是个人妻,还是个性格泼辣行事大胆的老来俏,啧啧,那个风情……

再到后来什么蝶精报恩,这个说近点,那是蒲松龄写聊斋常有的桥段,只是把美艳而不争宠互妒的狐妖换了个昆虫属性,很是赚了人一把热泪。可恨的是这个尚书家的二,啊不,大公子先是一颗心就放在表妹身上。这个中表之亲其实也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小时候看新白娘子传奇曾经就听里头那个许仙的姐姐经常跟许仙说“以后我们两家儿女长大了,让他们成亲,我们亲上加亲”,现在想起来真是恶寒啊,这这这,放在我们今天绝对是乱伦的悲剧,是要被李银河阿姨拿出来大力支持的案例啊。古代曾经为了血统纯正或者其他的原因,当然那个时候不存在遗传学方面的知识理论,大约传宗接代也就是看着自己家孩子不错,看着长大的,所以族谱叫一个混乱。我们可以看到在东成西就里张歌手饰演的那位历代最雪白英俊的丐帮少帮主对着王白蛇一阵穷追猛打大唱求爱歌曲,那是啥?是表哥和表妹啊同志们。说远了,继续回头扯这个妖精报恩。从最早期的故事里一面倒的妖精为恶论一路走来,好歹也多了一些得道的妖精,一些善良的小绵羊,一些知恩图报的,具有人性的这么一些生灵。其实与其说它们有了人性,还不如说作者把人伦思想加诸于之,正如东方菩萨是细眉长眼俏脸庞,西方上帝又是金发碧眼高鼻子。

说了国内的,不妨再找些个国外游戏的例子,以免无法服众。

以水墨风搏人眼球的ARPG大神里,有着充斥整个其中世界的民风易俗。且不说那日本国内盛传的八百万神明,单单说那十二生肖,烟火大会,河伯祭祀,无一不是以民俗为蓝本而得之。十二生肖最初来自于天干地支,后来被世人拓展延伸又有了别的含义。牺牲献祭则不仅仅是平民口耳相传,早在典籍中就有记载。只是当时献祭时,好歹都是用的家禽家畜,还是极少用自己同胞拿去送给了不知名的冥冥天力。河伯献祭是最常见的也是说法最多的一个风俗。往往祭祀的解释非常苍白而可笑,总是把河流的干枯或者暴涨或者其他什么异动归结到河中有个神灵,神灵心情不佳,定是想念童男童女或者想讨房老婆这些事情身上。可是人需要一个至少说是精神上的安慰,而且处于对于未知环境的不了解,于是就这么照做了。往往有通晓事理者明知不可为,却无法阻止这种可谓愚蠢之极的白送人喂鱼的行为,也是一大憾事。

在SEGA土星机平台上,诞生了一款游戏。它是SEGA招牌系列之一,集恋爱与战斗、热血与青春、从LOLI到女王再到人妖再到据说史上最被人痛恨的男主角不一而足,它的有一个堪比“玫瑰江湖”这样一个据我友人Z嗤之以鼻的名字。

它,叫做樱花大战,英文名SAKURAWAR。

真宫寺樱、神崎堇、玛利亚、李红兰、爱丽丝……这几个的美少女名字配合图片足以晃得人头昏眼花心慌慌,小鹿蹦跳难安宁。所有男性玩家几乎在玩了游戏之后总会被这其中的一二吸引或者再博爱者就是照单全收,然后会对着门口那个检票的傻小子恨得牙痒痒。还是不讨论这些争风吃醋了,我们的目标是民俗,颔首微笑。

既然是樱花大战,一是暗合女主角名字,二则日本这个国家,是世界仅有的几个有双国花的国家之一。这两种国花分别为樱花和菊花。后者的形状被提炼出来,经常作为日本皇室以及亲贵家徽出现在人们的眼前,可以说是一种地位的象征。而樱花就大大不同了,作为一种观赏性极强,在日本又种植地满山遍野的花树,它就是一种与民同乐的象征,就好像我国古代一度流行的传统佳节上巳节一样,是要在春天拖儿带女呼朋引伴地去观赏的。

于是我们在游戏里看到了在上野公园里的花树下,一脸呆笑的大神一郎拥红揽翠,哈喇子流了满地。罢,他是粗人,且不懂这妙处。日本民族爱樱花、爱赏樱花是世界皆知的。早先有句习语说道:「花は桵木,人は武士.」按照我的翻法就是,花中樱花,人中武士。武士道精神所受的推崇自不用我多说,将之与樱花作比,立时显得樱花之美,深入人心,已经化作一股精神力量。而同样,日本半原创的文学形式——俳句里以四时景物入诗,往往歌颂樱花的占去大头,由此可见一斑。

再来看看上文中提到的武士道精神。已不适宜用樱花大战这类脂粉气过于浓重的作品举例,改换作以战国时期为打背景的任何一款游戏……好吧,某兰斯除外。武士们往往奉行一句话,叫做生如夏花般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作为一个起于藤原专权时期,兴于战国时期,于德川幕府初年才见诸文字资料的名词来说,其本身的精神内涵被深深挖掘,并应用于无数的游戏作品中。武士道的目的是为战士设定生存的理念,将其初衷美化和升华,而真正信封武士道的武士崇尚:政治、坚毅、简朴、但是、礼节、诚实、忠诚等重重美德。并且只要武士终于天职,则能得到荣誉。这种催眠式的理念使武士不会选择逃避可谓毫无疑义的自我牺牲,而是选择尽忠职守,奋战到最后一刻。

游戏里往往对这些真实的民俗进行了演绎和加工,在游戏的剧情结构中起到承前启后作用的同时,也相当于给玩家上了一堂社会课程,顺便偶尔也要借主角或者配角之口对于这些或新奇有趣或愚昧无知或尚且存在或已然灭亡的人类历史文化沉淀抒发一下个人意见,也算是留心生活,并活用至作品中的一种表现。而玩家在看到这些东西时,不由得会心一笑,或者触景生情,那又是何尝不可。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pterocarpus.blog126.fc2blog.us/tb.php/7-82b943ec